南湖基金小鎮,致力于提供優質的轉讓信息對接服務 轉讓信息對接平臺(NSTIP)
置頂 我有
問題
聯系
客服
孫正義冒出一個瘋狂想法:讓1000億美元的愿景基金IPO!
2019-05-13

來源投資界劉全 任倩,原文鏈接:https://news.pedaily.cn/201905/442777.shtml

投光近1000億美金后,孫正義想出了一個野心勃勃的計劃——推動愿景基金IPO,時間很可能是今年秋季。

軟銀愿景基金要上市?

這是孫正義最新的瘋狂想法。據華爾街日報稱,軟銀集團正考慮一系列大膽的募資計劃,其中包括讓規模達千億美元的軟銀愿景基金進行IPO。

聽起來很“逆天”,但外媒的報道言之鑿鑿。軟銀愿景基金提前兩年投完了近1000億美金,為了募集資金,孫正義想出了一個野心勃勃的計劃——推動愿景基金IPO,并且將在該基金全部投資完成后進行,時間很可能是今年秋季。

毫無疑問,一旦軟銀愿景基金成功上市,那將會是VC/PE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孫正義“神操作”:

花光1000億美金后,將愿景基金IPO

5月3日,華爾街日報稱,日本軟銀正考慮將其規模為1000億美元的愿景基金進行IPO。而且,時間表也出爐了:將在愿景基金全部投資完成后進行,時間很可能是今年秋季。

“兜里沒錢了。”談及愿景基金IPO的原因,一位私募股權領域的資深律師直言。這并非空穴來風。據外媒報道,軟銀愿景基金原本計劃在4年時間內把所有的資金都投資出去,但卻在兩年時間中花光了幾乎所有的資金。

雖然包括Uber和WeWork等獨角獸即將進行IPO,能夠讓軟銀愿景基金套現部分資金,但顯然不足以支持孫正義下一階段的夢想。

不久前,孫正義才剛剛“借”了30億美金。2019年3月5日,彭博社援引兩位知情人士消息稱,軟銀愿景基金從高盛等投行籌集30億美元貸款,以填補在交易中的資金缺口。早在去年11月,就有媒體曝料稱愿景基金為支持收購等投資活動籌集了一筆貸款,但當時公布的貸款規模為40億美元。

不過,美國金融博客Zero Hedge認為,軟銀尋求將愿景基金IPO,很可能是一種退出策略,以實現從那些尚未盈利的初創企業投資中鎖定利潤。

但問題來了:如此龐大的愿景基金想要上市,可行性有多高呢?

“從理論上看,軟銀愿景基金IPO,完全有可能。”上述律師表示。他認為,孫正義在資本市場有“小巴菲特”之稱,在全球擁有眾多擁躉,二級市場的眾多散戶可以成為愿景基金的金主,還有很多機構也可以成為中小型金主。

一直以來,孫正義希望軟銀愿景基金能夠媲美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據外媒報道,愿景基金只對年輕的科技公司進行投資,其中許多公司尚未盈利。

如果IPO成功,軟銀愿景基金無疑將獲得新資金來源,但這并非易事。據了解,散戶投資者通常不能對風險投資基金進行投資,因為美國監管規定要保護無經驗的投資者免受存有風險的資產的影響。外媒引援消息人士稱,軟銀的高管正在努力克服這些監管障礙,愿景基金開始踏上IPO之路。

愿景基金誕生始末

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背后

執掌全球最大私募股權基金,孫正義堪稱這個星球上最大的科技玩家。

時間倒回2016年9月。當時,一個500人的龐大沙特代表團抵達東京。該代表團的團長是沙特阿拉伯王國王儲繼承人——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阿勒沙特。

據FT報道,正是這次機會,孫正義遇到了這位正在想方設法讓自己的國家成為更加現代化海灣國家的副王儲。按照當時的約定,數周后兩人將在利雅得會面,計劃推出一個有史以來建立的規模最大的私有基金——價值1000億美元的合作項目。

當時,沙特及軟銀表示,將創立一家科技投資基金,規模可能擴大到1000億美元,目標是成為全球最大私募股權基金之一。

這正是孫正義夢寐以求的。這位亞洲首富曾感慨,資本市場的投資者,讓他心生挫敗感。他認為,這些投資者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明白他的那些“瘋狂想法”。一個典型的案例是,當軟銀決定購買ARM時,由于需要對部分資產進行稀釋處理,以便為這筆交易籌足資金,雙方交易的時間一再推遲。

但是,要贏得沙特副王儲的信任并不容易。據外媒披露,正式見面之前,孫正義先會見了與王室關系最密切的幾位顧問,詳細了解這個宏偉的計劃將如何與沙特政府的“愿景2030”契合,以及如何幫沙特減少對石油的依賴。

會談期間,孫正義不但列舉了軟銀將如何幫助沙特轉變經濟模式的例子,還搬出了自己的投資記錄,以及挑選包括中國的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移動游戲公司Supercell和雅虎日本在內的市場贏家的能力。

在離開日本時,這位沙特副王儲還邀請孫正義在2016年10月份出訪沙特,以便更好地了解沙特。后來,他還悄悄委派沙特官員和顧問對軟銀及其投資的公司進行秘密盡職調查,包括對軟銀機器人開發團隊及其開發的機器人Pepper。

一年后,愿景基金正式誕生。2017年5月20日,軟銀宣布正式與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等共同設立一個高達1000億美元的基金——軟銀愿景基金。值得一提的是,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改寫VC/PE的歷史。

投資版圖浮現:

一年投出至少200億美金

此后,孫正義開始在全球科技圈瘋狂“掃貨”,將絕大多數獨角獸收入囊中。

根據軟銀2019財年第二季度決算說明會數據,截止2018年11月5日,軟銀愿景基金累計投資已經達到67筆。投資界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愿景基金進行23筆投資,融資總額超出200億美元。

“財大氣粗”的軟銀愿景基金出手凌厲,甚至改變了VC/PE圈的規則——在對一家公司的投資中,愿景基金大手一揮輕松“截胡”,而其他中小型基金可能慘遭擠出。

整體來看,愿景基金傾向于投資處在發展后期、具有高市場份額和高估值的企業,比如其參與今日頭條第8輪融資;WeWork第8輪融資;滴滴第11輪融資時;Uber的第12輪融資之后。

對高估值公司的投資者而言,愿景基金就像是一個救生圈,以致VC圈流傳著一個段子:隨著眾多獨角獸公司推遲IPO,大家漸漸發現將股份賣給愿景基金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退出方式。

向LP返現約60億美元

除了IPO,還在籌劃第二只基金

截至目前,軟銀愿景基金向LP返現了約60億美元,主要來自于兩筆投資:把印度電商公司Flipkart的股權出售給沃爾瑪,以及對上市公司Nvidia的投資收益。

不過,背后LP有些不滿孫正義的投資風格。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軟銀愿景基金投資時常給出高估值的行為,孫正義的決策方式也是“一人說了算”,這讓基金的LP憂慮重重。知情人士透露,愿景基金與其投資者,以及在軟銀內部存在的一個緊張點在于——過往以及未決投資的估值過高,包括對共享辦公空間創業公司WeWork和中國面部識別公司商湯科技的投資。

這當中還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插曲:今年1月,在兩位金主的極力反對下,軟銀對WeWork的投資才從原來計劃的160億美元削減至20億美元。

此外,愿景基金曾考慮聯合穆巴達拉向商湯科技投資10億美元,而投資后,該公司估值可能高達100億美元。最后,這筆交易從未達成,原因是穆巴達拉的退出。該基金始終對孫正義堅持的高估值持保留態度。

事實上,除了考慮將愿景基金進行IPO,孫正義還計劃設立規模不少于1000億美元的第二只基金。據悉,軟銀目前還在與投行方面進行談判,商討幫助該基金募集資金的計劃。

這一次,孫正義希望尋找到養老基金和保險公司等機構LP,繼續自己的“瘋狂之旅”。


铁拳擂台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