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基金小鎮,致力于提供優質的轉讓信息對接服務 轉讓信息對接平臺(NSTIP)
置頂 我有
問題
聯系
客服
共享汽車開啟“大敗退”進程
2019-06-03

轉自微信公眾號:鉛筆道  付艷翠,鏈接https://news.pedaily.cn/201906/443663.shtml


共享汽車賽道,又蒙上一層陰影。


“近日,德國汽車企業戴姆勒集團旗下共享汽車品牌即行(car2go)通過官方微信宣布,將在今年6月20日正式結束在中國的汽車分時租賃運營業務,目前已經在辦理會員押金清退等手續。

此消息一出,讓本來就陷在倒閉潮中的共享汽車賽道,又蒙上一層陰影。

去年以來,在資本市場上,共享汽車賽道越來越冷。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在24家共享汽車企業中,有20家的最新一輪融資時間在2017—2018年的“共享汽車元年”。今年,在共享汽車賽道上,僅立刻出行一家企業在2月獲得一筆千萬美元級別的融資。

細數近幾年市場上共享汽車玩家的命運,不乏融資已經達到B輪、B+輪,卻因為重資產、重運營模式面臨倒閉危機。有人甚至認為,共享汽車已經進入“大敗退”時代。

不過,共享汽車賽道依舊有人看好。仍在運營中的凹凸租車、PonyCar馬上用車等玩家,也在采用“變重為輕”或與巨頭合作的不同模式,繼續進行探索。

共享汽車的故事還能講多久,也許在不遠的將來就會有答案。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共享汽車深陷倒閉潮

共享汽車行業的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

近日,德國汽車企業戴姆勒集團旗下共享汽車品牌即行(car2go)通過官方微信宣布,將在今年6月20日正式結束在中國的汽車分時租賃運營業務,目前已經在辦理會員押金清退等手續。

不久前,有視頻媒體拍到有約5000輛共享汽車被停放在杭州一農村,被稱為共享汽車“墳場”;再之前,才剛剛融資千萬級美元B+輪融資的途歌,被曝拖欠用戶的押金規模在45億元左右……

不僅如此,中消協今年年初的報告顯示,共享經濟的投訴量在2018年呈現上升趨勢,其中共享汽車投訴量占比21.8%,僅次于共享單車。在陸續有共享汽車平臺陷入資金斷裂、退不出押金、跑路等狀況頻出的情況下,共享汽車可能重蹈共享單車覆轍的聲音一直不斷。

而在資本市場上,共享汽車賽道越來越冷,曾經一年融資764.59億的日子,更是一去不復返。

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在24家共享汽車企業中,有20家的最新一輪融資時間在2017—2018年的“共享汽車元年”。今年,在共享汽車賽道上,僅立刻出行一家企業在2月獲得一筆千萬美元級別的融資。

共享汽車開啟“大敗退”進程

今年,共享汽車賽道僅一家企業獲得一筆融資。

細數近幾年市場上共享汽車玩家的命運,更是不乏融資已經達到B輪、B+輪卻突然倒閉,比如途歌、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公司。

01.“典型代表”途歌

途歌雖然不是第一家陷入退押難、大面積欠薪、停運的公司,但卻讓人們更清晰地認識到,共享汽車重資產、重運營模式帶來的“一地雞毛”。

途歌起步于2015年7月,這一年,全國成立了數百家分時租賃企業,而途歌很快成長為國內頭部共享汽車平臺,不光分布廣(北上廣深落地),車型也多,旗下擁有奔馳Smart、寶馬mini、雪鐵龍、標致等多款服務車型。

當時很多共享汽車平臺是必須在特定位置停放車輛,但是途歌做到了可以隨處取停。重運營模式雖受到了用戶的喜愛,卻也加速了途歌的潰敗。因為當用戶使用結束后,運維人員還要再將車輛開回指定停車點,這期間所帶來的耗損委實不少。

這種重資產、重運營模式,讓途歌的融資沒多久就被燒光。據悉,途歌共完成6輪融資,并于去年10月公布了公司獲得千萬級美元B+輪融資的消息,由SIG海納亞洲基金領投,真格基金、凱欣資本跟投。

在途歌的最近一輪融資之前,它的潰敗也已經初見端倪。事實上,去年9月,途歌就被曝出退出南京,地方員工抱怨公司遲遲不報銷其墊付的停車費與油錢,甚至“僵尸車”現象嚴重,用戶們紛紛稱自己押金退款困難等問題。

在獲得千萬級美元融資之后兩個月,途歌陷入了用戶追債退押、總部員工討薪、CEO王利峰被圍堵的四面楚歌之中。

據公開資料顯示,途歌全國注冊用戶數量達到300萬人,按每位用戶押金1500元計算,途歌的押金規模高達45億,按活躍程度50%來算,也有22.5億元,并不比ofo的19億元押金少。

如今,據天眼查顯示,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仍然在業。但除了每隔幾天就有用戶因為押金問題,對途歌投訴外,這家公司已經很久沒有消息傳出。

02.EZZY生于高端,死于高端

共享汽車EZZY的死亡,用一句“生于高端,死于高端”來形容,再恰當不過。

EZZY創立于2014年,最初是作為即興社交平臺上線,隨后經歷過一次轉型。2016年3月,Ezzy宣布轉型成汽車分時租賃平臺,主要在北京五環內提供租賃服務。

在上線之初,它就選擇了指導價在40萬元左右的純電動版寶馬i3作為租賃用車。2017年5月,品牌升級之后,EZZY再次上線一批指導價在20萬元左右的燃油車奧迪A3。

因為直奔高端市場,旗下車輛全是寶馬、奧迪等高端車型,EZZY委實賺了一波眼球。但無奈共享汽車行業本身就處于為盈利與成本苦惱之際,EZZY的高端化之路無異于提前將一只腳踏入深淵。

2017年10月,微博平臺陸續有大量用戶曝光稱,共享汽車創業公司EZZY出現無法正常退押金等問題。接著,公司CEO付強召開員工會議,通知公司已經解散。

對于EZZY如今的死亡,付強認為,不具備造血能力、缺乏一技之長,而又過度依賴資本的共享汽車公司遲早要死掉。他打比方說,“如果一個用戶一單支付了30塊錢,那么背后的成本很可能是60塊錢。因為我們每做一單都要賠錢,公司融來的錢很快花完。”

在他看來,采用高端車型是EZZY的專長,但如今,這卻成為了EZZY的軟肋。

2018年8月24日,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后,EZZY又被爆出1800多用戶押金被拖欠的消息。

直至2018年11月中旬,還有用戶因押金問題與EZZY打官司的新聞傳出。

03.融資未果的大道用車

大道用車落到如今處境,似乎是因為缺錢。

大道用車成立于2017年10月,提供的是一種“隨時隨地有車開”的共享汽車服務。其曾獲得三輪融資,總額達數千萬美元。成立不久,就獲得百度風投的投資,在去年3月完成的數千萬美元A輪融資,引入紅杉資本中國、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火山石資本等多家投資機構。

2018年11月1日,大道用車CEO劉輝曾在公開場合宣布,經過一年的經營,大道用車單車收入超過5000元/月,已經實現運營盈利。

然而,僅僅過去了三個月不到,大道用車就在2019年2月被爆出可能遭遇資金危機。

去年年末,大道用車的押金問題又開始爆發,被大量青島用戶投訴無法退還押金,眾多用戶當時使用大道用車的899元押金都在申請退費后,官方不予退費,并毫無相應解釋。

有媒體給大道用車算了一筆賬,如果大道用車注冊用戶超過30萬人,其中50%用戶選擇芝麻信用作為用車擔保,50%用戶繳納用車押金。按大道用車用戶每人899元的押金,繳納押金用戶數量按15萬人來算,大道用車僅靠收取押金所撐起的資金池規模便高達1.3億元。

與此同時,缺錢的大道用車進行了多輪裁員,總部員工總數從最頂峰時期的150~160人,裁掉了近八成,僅剩20~30人。

據悉,2018年10月,大道用車表示正在尋求B輪融資。截至目前,大道用車的B輪融資始終沒有后續進展。

如今,大道用車的官方微博最新一條消息,發布于去年11月8日。

04.良心企業麻瓜出行

麻瓜出行是倒閉的共享車企里面最有良心的一家。

麻瓜出行是實時公交應用車來了在2017年底孵化的共享汽車業務,此前主要在杭州進行投放和運營。

2018年5月,麻瓜出行發布公告稱,由于公司業務戰略調整,麻瓜出行共享汽車于5月20日停止服務。押金、充值金額等都可申請退還。

主動給用戶退還押金,讓不少人稱麻瓜出行為良心企業。有用戶表示,“車不錯,企業也良心,客服回復很快,金額什么的秒退。”

對于麻瓜出行的倒閉,有用戶在知乎上評論稱,共享汽車最重要是調度,調度效率不高,會提高運營成本,也會影響體驗,造成用戶流失。共享汽車不同于共享單車每輛自行車幾百元到上千元,一輛汽車成本動輒幾萬元起步,這是重資產生意,燒錢很快。沒有巨大的資方背景、沒有整車廠支持,很難和汽車制造商議價。

小而美的模式,在這行很難生存。

05. 失聯的巴歌出行

巴歌出行在二三線城市運營的嘗試也已折戟。

巴歌出行于2016年10月上線,與其他汽車分時租賃平臺在一線城市投放的模式不同,巴歌出行選擇首先布局北京周邊城市,再向二三線城市擴展。此前,巴歌出行在北京、唐山、廣州、天津、山東等省市進行布局,投入車輛共計1000臺。

根據《巴歌出行用戶協議》巴歌出行會員可自由退會,并且巴歌出行將會協助會員在15-20個工作日內辦理退會事宜,但去年7月,有消費者反饋,巴歌出行在臨沂的車輛已經無法使用,押金也未能按時退回。

接著,有消息傳出,巴歌出行疑似倒閉,客服電話難以接通,用戶押金未按約定時間退回。

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顯示,北京巴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在去年9月7日被順義工商分局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理由是其“通過其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到”。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巴歌出行選擇轉戰三四線城市,從而降低人力成本和運維成本,并且在搭建基礎設施上也會相對容易。但從目前實踐情況來看,這些城市是否真的存在需求,卻也需要打一個問號。

如今,該公司處于“失聯”狀態,用車App也無法登錄。

“變重為輕”,或為突破?

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既然共享汽車企業一直面臨著運營成本高企、盈利模式不明等諸多難題,不如“變重為輕”或與巨頭合作。

細數目前還在運營中的共享汽車玩家們,如凹凸租車、易開出行、PonyCar馬上用車等,也正是努力在這兩個方向上進行嘗試。

06.輕資產覆蓋60城市

凹凸租車算是“輕資產運營”的典范。

凹凸租車成立于2014年1月,是一家主打P2P個人對個人的租車服務網站,用戶可以在線預約和租賃車輛。

據悉,由于凹凸租車平臺不擁有車輛,屬于輕資產運營。同時,它也重視運營環節向車主提供一對一的車管家服務,開通“24*7”客戶支持和道路援助通道,獨創“凹凸Club”會員俱樂部,還于2015年7月1日開始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廣州、深圳6大城市推出了24小時全城取還車業務。

根據其最新公布的數據,凹凸租車業務已覆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杭州等60個城市,注冊用戶突破1000萬,注冊車輛超過50萬輛。

成立至今,凹凸租車已經完成7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經緯中國 、真格基金、熊貓資本等知名機構。

如今,鉛筆道從凹凸租車得到消息,其一直在做海外這類業務模式的市場調研和政策搜集工作。未來,時機成熟會挑選1-2個國家試行。

07.選擇與廠商合作

PonyCar馬上用車也有一套新打法。

PonyCar馬上用車成立于2016年12月,專注于新能源汽車共享經濟領域,致力于為用戶提供環保、便捷、舒適的都市智能出行服務。不同于傳統汽車租賃,乘客只需要用手機app或公眾號尋找附近的可租車輛,預訂使用后即可解鎖汽車,并按分鐘租用。

目前,PonyCar馬上用車已在深圳、廣州等眾多知名企業、園區、商業購物中心設網點提供服務。

據PonyCar馬上用車官網顯示,在2018年6月,公司注冊用戶已超150萬,活躍用戶近百萬,單車毛利率達30%。

去年8月,公司進行品牌戰略升級,與多家主機廠商達成戰略合作,進行聯營等新型運營模式的城市試點,共同探索“共享出行平臺+整車主機廠”聯合運營新模式。

馬上用車的聯合創始人陳智超持續看好行業前景。他認為,“市場對共享汽車的認知有了明顯的提升,接下來就看各家的服務質量了。”

陳智超認為,少量存活下來的企業將在2019年迎來更大的發展,越來越多電動車品牌的量產會帶來平臺擁抱上游汽車整車廠的好機會。據其介紹,2019年,PonyCar將轉向服務上游,支持汽車整車廠合作伙伴更好地開展電動車運營業務。共享汽車企業應該發揮各自的優勢,如強資源、強運營、強技術等,并且要注意與上下游更好地聯動。

不可忽略的是,PonyCar馬上用車的投資方中,包含中致遠汽車集團、國信基金、惠友投資、華峰資本和知合出行。

08. “失去聲音”的摩拜出行

摩拜出行則越來越“低調”。

摩拜出行成立于2017年12月,所屬公司為貴安新區摩拜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共享汽車服務平臺。其通過與一汽轎車合作,主要為用戶提供純電動汽車租賃服務。此外,摩拜單車為摩拜出行的母公司。

對于上線共享汽車業務,摩拜單車旨在通過自身以及合作伙伴優勢,打造車輛、充電樁、移動互聯網一體化的綠色智慧交通立體模式,一站式解決消費者的出行需求。

為此,原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王曉峰曾表示,摩拜希望在未來三年將更多精力用在共享汽車方面。

不過,摩拜出行只在此前披露了少量動作。比如成立之初宣布在貴安新區及貴陽市主城區試運營,并覆蓋觀山湖區、云巖區、南明區、花溪區、清鎮市等主要行政區及商圈。但因其汽車規模并不大,業內人士曾評價稱其還處于試水階段。

而如今,摩拜單車被美團收購后,摩拜出行更是很久沒有聲音傳出。

值得一提的是,在業內看來,一汽與摩拜合作,反而具有“1+1=3”的味道。

畢竟相比于一些制造商只是向平臺提供整車,一汽采取入股方式,能夠更有效地為摩拜出行出謀劃策,而不僅作為供應商。而且,摩拜在移動出行領域的實際操作經驗及龐大的客戶數據,也是一汽所看中的。

更何況,業內人士也認為,未來的汽車行業將不僅僅局限于購車市場的競爭,分時租賃共享汽車乃至租車服務都會是商家必爭之地。

事實上,傳統車企與分時租賃平臺之間的合作越來越頻繁:一汽集團還攜手易開出行,踏入移動出行服務領域;上汽集團投資EVCARD分時租賃,將其作為集團內共享化的一環;吉利集團控股“微公交”,押注新能源出行領域……

這個賽道,儼然成為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



铁拳擂台电子